临床决策模糊性与利益冲突下的心内科决策

发布时间:2022-12-21

运营管理在医疗领域面临的一大挑战是在很多情况下,由于人体的复杂性和医学的局限性,最佳诊疗决策的判定缺乏客观的标准。换句话说,运营管理所追求的理论最优解在医疗领域可能是未知的,临床决策存在着模糊不确定性。实践中的临床决策往往很难分清是来自于内在的模糊性,还是来自于其执行者的经济动机,因而为政策管理层面上界定和制约过度医疗带来很大的困难和挑战。

针对这一挑战,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管理科学与工程系教授王晓芳与其合作者以心内科医生进行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程序(即:心脏支架)和侵入性检查为应用背景,用随机建模方法研究了在临床决策模糊不确定性和医患利益不一致性同时存在的情况下,医生的复杂诊疗决策和行为模式。创新之处在于:(1)明确建模了临床决策中的模糊不确定性。(2)考虑了医患之间可能的利益不一致性:主要来自于基于服务付费的支付系统和支架安放背后的经济动机。该论文 “Clinical Ambiguity and Conflicts of Interest in Interventional Cardiology Decision Making”, 已在期刊Manufacturing & Service Operations Management上发表。

传统观点认为在心脏支架决策前为医生提供一种可选用的更高级的适宜性检查(如:冠脉血流储备分数)将有助于减少过度医疗。但本研究从建模医生评估冠状动脉造影时的主观性出发,发现尽管更高级的检查提供了更精确和客观的介入治疗适宜性测度,但由于医生执行这些检查的决策是内生的,因而临床诊断模糊性仍无法避免。此外,支架收益和检查收益的同时存在,也可能会导致介入治疗的过度使用。本研究发现更在乎经济利益的医生往往只对非常严重的病例做高级检查,因为严重的病例的检查结果与造影结果常常相符,则做高级检查不会降低介入治疗的收入。该类收入驱动型医生可能更倾向于使用高级检查,使得政策上鼓励高级检查以减少诊断模糊性以及不必要的支架安放的目的无法达到。基于定量分析,该研究提出以下管理建议:(1)要提高病人福利,政策制定者不仅应当努力提高该高级检查的总使用数量,更应当关注哪些患者接受了该检查;(2)实践中通过技术进步以降低高级检查的医疗风险,有助于推广其应用,但如果降低风险的幅度不够大的话反而可能会损害患者福利;(3)向采用高级检查的医生提供等同于检查收入三分之一的奖励,能够在少量增加医生报酬成本的情况下,减少26%的过度医疗。


已发表文章:

Tinglong Dai, Xiaofang Wang, Chao-Wei Hwang (2022) Clinical Ambiguity and Conflicts of Interest in Interventional Cardiology Decision Making. Manufacturing & Service Operations Management 24(2):864-882.